昏晓

星星与野狗
碎碎念这几年一直以为自己是个双性恋可是最近认真思考了一下,也有可能是个双性浪漫无性恋者(biromantic asexual)或者失性(demisexual)自我探索的路没有尽头……不管是哪种,未来如果有可能非常想做丁克一族就是了
1
2
万般痴狂一笔勾销 此去无言谢你相忘
53
屍鬼“沙子。” “什么事?” “因为你,我变得稍微了解自己一点了。” “了解自己?” “是的。” “那告诉我,为什么想结束自己的生命?” “因为绝望。” “这算什么回答,不行。” “不过‘他’就是因为绝望才杀死了弟弟。” “他?” “弟弟是他与这个世界的连接点,同时也是他与绝望的连接点。” “并不是因为憎恨你。”他对着视线空洞的弟弟说道。 “我知道。”弟弟这么回答。那个尸鬼头一次开了口,“是你让我从那个山岗解脱出来——那个山岗终归还是在神统治之下的。为了讨神欢心,我故作纯良,在无尽的永恒中压抑着自我,厌恶着那个山岗,只有这样我才能生存下去。我从内心深处憎恨这种生... 6
2
[瓶邪]无人之境200粉点文,私设与私心并存 网游设定参考全职荣耀 粗糙之处还请别嫌弃 @宥烀 “跑跑跑跑跑!” 耳机里胖子的喊声被炮弹爆炸的音效盖去了不少,弹药师胖爷在前开路,后边几个身位格的距离跟着吴邪的忍者死生,疾跑中抢到机会一个烟玉扔出,两人便趁着烟雾炸开的掩护迂回到道路两旁的废屋土墙后蹲身反向移动。张起灵的狂剑因为殿后比他们稍慢几步,两人也没打算给他添乱,谨慎又迅速地绕远路回了主城。 吴邪这会终于有空去细看野图爆出的装备,运气相当不错,居然有个橙装,大呼一声过瘾伸长双手往后一倒瘫在了床上,几秒过后才一个鲤鱼打挺一边伸手稳住大腿上隐隐发烫的笔记本一边扭头去喊几步... 2 3
[周黄]我该如何命名黄少生日快乐! 心友生日快乐! @Cloud9 “好我们现在看到周泽楷使用了由叶修首创的押枪技术,新人非常不错呀!现在目标正被他押枪送往前方,让我们看看接下来他会……什么居然一直押枪!我天啊这……我们可以看出周泽楷非常的大胆和自信,那么他是否能如愿呢……速射后接暴射!目标血条清零倒地!天啊简直射杀了我的狗眼!”第五赛季G市的全明星周末夜,主持人的声音随着巨屏上荣耀图标的闪出突兀地高亢起来,观众席寂静了一秒,爆发出混合着掌声欢呼声尖叫声和哄笑声的浪潮。 “我靠要不要那么嚣张!”一旁选手席上的黄少天忍不住咋舌,虽然这个方位不太受声浪冲击,他还是忍不住扭头跟喻文州... 7 30
[喻黄]少天啊“好!” 身后士兵的叫好声还没落下,原本已经被追到走投无路的狐狸忽然一个急速变向,窜进了丛林深处,箭矢堪堪擦过狐身,落下猩猩红点。喻文州皱起眉头,拉住身边想要继续追击的人,一拱手道:“皇上,此狐恐非凡物,不可贸然追击,还是交由在下前去查看吧。” “那就有劳国师了。”对面人沉声道,语罢扯住缰绳调转马头,“走,去那边看看!” 及至一行人离远,喻文州才轻挥缰绳,循着血迹和气味寻去,在一处昏暗洞口翻身下马。他穿过石道走到洞内站定,环视一圈看似无物的石壁,垂睑道:“既然遇到了,不出来见一面么?”话音刚落,一阵劲风,一个略重的呼吸声伴随着脖颈上的锋利触感出现在喻文州耳边,“少天。” 没有回应。... 3 48
6 20
2
3
[喻黄]初初旧文重写①(2013.11.24) - 傍晚时分,喻文州抵达蓝雨。 签到的地方已趋于冷清,只剩一个二十出头的男人无聊地撑在桌子前转笔。对方听见声音很是振奋,急急地抬头望过来,然而一眼扫过喻文州,却又失望地低下头去。 大概是在等人吧,喻文州心想。他拖着行李箱往前走去,丝毫不觉对方失礼,反倒隐隐有些兴奋。 怎能不兴奋? 蓝雨,这个地方,没有想象中的大气,它更像是民居,透着一股子平凡但温馨的日常气息,但喻文州知道,这里有他的未来。 哪怕此刻他的实力还远不够支撑他站上那个舞台,哪怕他清楚自己有着在赛场上来说或许可以致命的缺陷。 但他相信自己能留下来,并且走得更长更远。 神游一... 7
[喻黄]喻文州的手非常好看。大概美好的事物自有其魔力,回过神来的时候,黄少天的眼神已经在追逐对方 了。最初只是探究,一双眼远远地观察着对方那曾经打败过魏琛的操作,到后来视线却慢慢地聚焦到了那双手上。那双手非常漂亮,手指修长,白皙,却不纤弱。敲击键盘的时候像是在弹奏乐章,从来不会气急败坏。 写字的时候食指弯曲出好看的弧度,是黄少天永远改不过来的正确握笔姿势。掌心也意外的宽大,轻揉自己头发的时候总有被环抱的错觉。 它常常温... 13
[靖苏]气味ATTENTION: ABO设定借用,靖A/苏A→O,非肉 结尾已改,文中有BUG,但不影响阅读 自靖王府回宅以后,梅长苏又在庭前坐了小半个时辰。他身子底本来就差,这日衣衫单薄地在风雪里站了许久,大病初愈后再受风寒,偏又思虑过度不知休息,很快就又病倒了。 消息传到靖王府,萧景琰坐下又起身,皱着眉头在屋里来回踱步,桌上早就冲泡好的茶水直到凉了都没喝上一口。终于打定主意转身推开暗门,萧景琰抿着嘴把早前被自己挥落的铜铃重新系上,便略显急切地向走道的那一方漆黑前去,手中烛火一路摇曳,时明时暗的,一如他此刻的内心。 远远就传来了晏大夫怒气十足的吼叫。 “我说过... 8 69
《月亮短歌》三十题重温阮筠庭老师的《月亮短歌》,忍不住做了题,断章取义,在此致歉 消解/沉没 朝阳/灰烬 白昼/阴影 分离,分割,剖解,缝合以及接受 凌迟着我的心的刀 等待那个永远不会降临的未来 隔着一条过道的似乎永远睡着的陌生人 寂静的共犯 可以自己环抱住自己的特技 不善丢弃 因为预得见结局的悲剧而放弃了开始 秘密/风险/负担 你我永隔一江水 泪是人类最小的海洋 二手的世界 无声/心声 擦去我的眼泪的你的手 没有栅栏的囚... 3
[瓶邪]南山南推荐配合同名bgm食用,效果更佳 ---------- 醒过来已经是十几天以后的事了。 转醒的过程漫长而煎熬。最开始我浑身没有一点力气,连眼皮都撑不开,只感觉意识正一点一点地回归大脑,再然后身体各方面的感官才又重新运作起来。 睁开眼的时候伴随着些许耳鸣,马上身上各处的疼痛就都清晰了起来。能看到胸口和左手都打了石膏——跟我上次从秦岭出来那回伤的是同样的地方——其他的地方也有不少伤,睡了这么久,淤青已经消掉了许多,但还是可以想象出我刚掉下来那会儿浑身上下几乎没有几块好肉的惨烈模样。喉咙干得难受,呼吸也大不如以前顺畅,无论怎么吞口水清喉咙都没有起色。脖子上的伤口已经被缝合起来,用纱布一圈... 2 7
【三十题】对立相似三十题我也有点抑郁: 对立相似三十题 1.失去/从未得到 2.有彼此就够了/只剩下彼此了 3.并肩与战争/离别与和平 4.解脱与死亡/挣扎与生存 5.永恒与早逝/衰落与衰老 6.堕落与真实/神圣与虚假 7.禁锢与秩序/自由与混乱 8.伟大的牺牲者/平凡的幸存者 9.擦肩而过/从未相遇 10.黎明/黄昏 11.铭记的痛苦/遗忘的茫然 12.活在无法忘怀的过去/死于没有过去的将来 13.没有尽头的广阔/封闭的狭小空间 14.模糊/清晰 15.放弃/没有结果的努力 16.逃避/选择 17.黑夜/白昼 18.完美的幻想/残缺的现... 173
5 1
1599花果山家庭日常99 “喂,幺五,起床啦。不起今天没你桃子吃。” “来来来,吃饱喝足,陪你孙爷爷练练手。” “嘚!幺五, 你这泼猴!还耍赖!想拿腕上铁链捆我?吃俺老孙一棒!” “不准叫猴子,叫大哥!” 15 “……大哥。”撇嘴。 “再来!”... 3 22
[瓶邪]醉吴邪是半夜在浴缸里面冷醒的。 将近天明,学校关了热水闸重新烧新一天的热水,正赶上黎明前最冷的时候,吴邪被头顶没关的花洒浇了个透心凉,浑身都起了鸡皮疙瘩。 他有点哆嗦地从水里站起来,持续不断的水流漫出浴缸又慢慢汇集向角落的排水口,本来就不小的水声在他起身的那一瞬间更大了。他环视一圈浴室,除了丢在地上揉成一团的脏衣服,什么都没有。 脑袋还胀痛着,昏昏沉沉,吴邪吸吸鼻子,裸身赤脚出了浴室。 张起灵本来在床上睡着,空调被从脚裹到头顶只露出一点黑色,这时候听到动静翻了个身,把被子扯到下巴,睁开眼睛看向吴邪的方向,明显没睡醒的样子。 吴邪其实也没太清醒,酒精经过半个晚上的发酵,把他的脑子搅成... 6
[周黄]周泽楷的奇妙之夜 后续灯关到只剩头顶那一盏的时候周泽楷总算走过去轻轻拍醒了黄少天。 “唔……”酒精作用下黄少天睡得有些迷糊,好一会才起来,大大伸了个懒腰,揉揉眼,“下班了?” “嗯。”周泽楷递过去一杯温水,在黄少天隔壁的卡座上坐了下来。 黄少天说明来意之后他就在门前挂出了告示——酒吧最后一晚,开店时间延长至凌晨2点——他一个小店,挂出告示之后生意反倒比今年的任何一晚都要红火,店里除了他以外没有任何店员,又不愿意让作为远客的黄少天帮手,一个人跑来跑去忙得不可开交。黄少天没事做,就坐在吧台角落啜着周泽楷给他的低浓度的酒,撑着脑袋看对方一面手上调酒动作不停,一面红着脸应对面前几个可劲儿调侃他的妹子。偶尔自己挪挪位子... 3 11
[周黄]周泽楷的奇妙之夜#题文不符系列# --------- “随便来点什么。” 下午六点,周泽楷刚收拾完晚饭饭盒,正准备清洁擦拭调酒用具的时候,进来了一个客人。 周泽楷开了十年的酒吧,这种赶着店刚开门的时候就进来坐下的客人不是没有,但总归是相对少的。再加上随着这些年街上的酒吧数量急增,他这间毫无变化的酒吧渐渐失去了一些追求新鲜刺激的客人,剩下的顾客,通常是没有加班和工作的夜晚,失意的夜晚,才过来喝上两杯,不过因为微信的一篇游玩攻略特意提到过他,所以到现在也还是会有一些女生专程过来见见真人,喝一杯他调制的酒。 不同的是,那客人的声音和语气里透着点久违的亲近与熟悉感,几乎是立刻的,他脑海里就浮现出了一个人的模... 35
[韩叶]嘿“等等,老韩,你认真的?”叶修按住韩文清的手,看向他的眼睛。 “废话!” 01 叶修是被瞪醒的。这是他自己的说法。 事实是,当韩文清叫了很多遍依然叫不醒抱着被子睡得跟死猪一样的叶修时,他抬表看了眼时间,皱皱眉,然后果断关空调开窗帘扯被子,再抱着被子看叶修在正午两点的阳光下挣扎转醒。 “老韩,不带这样的,这种天气要热死人的你知道吗!” “现在两点,你聚会约的三点,从这边过去一路绿灯也得半小时,你自己看着办。”说着韩文清把衣服丢给叶修,“暴雨,衣服没干,另一套还没洗,你先穿我的。煲里有粥。” “不用了,你帮我热俩包子待会路上填填肚子就好,反正晚点有得吃。”说话间叶修已经穿... 3 9
[周黄] 我说啊心友的周黄永远这么棒w送你一个大写的喜欢 超感动 ♡ 空行歌: @昏晓 你失恋了? 啊……想知道我现在和我伴侣的一些事情? 呃,这是咋了,是要靠别人的故事来补充下对生活的希望吗? 讲真,你确定要听我讲这段故事? 没有没有,并不是不信任你。我要和他长远地、一直地走下去,就一定要公开我们的关系。现在我们已经过了爸妈这一关了,当然要走过去那一道坎很难,非常难,我现在都无法回想起那段时间的生活。可能人骨子里就有种趋利避害的本性在,越难捱的过去忘得越快。但是好歹我和他走过来了。你也差不多知道那时候我是什么状态吧,不多说了... 7
[周黄]交个朋友“早上好。”黄少天在沙发上端正坐下以后向面前的两人道了声早。“你好。”回应他问候的是助手江波涛,而旁边那个高些的只是冲自己点点头的显得有些腼腆拘谨的才是今天这场采访的主角,周泽楷。“是这样的,江先生,虽然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通常你都会参与采访,但这次我们杂志给我的任务是,单独对话周泽楷先生,而我也相信我有这个能力,你也知道我们杂志是比较正经和公道的,否则也不会答应接下这次访谈吧?所以这次,请暂时放心地将他交给我,可以吗?”“这样……也可以,我待会就呆在隔壁,有什么事过去找我就行,另外稿子写出来以后麻烦给我们的人看一遍再发表,你知道的,小周现在被卷进了一个不太好的事件里。”“没问题。”黄少天比了个... 3 30
 
©昏晓 | Powered by LOFTER